季枯荣

时间久了自己也不清楚了

La serpiente 

晚安

我的肥皂小鸭子,它好可怜。

它不能像别的小鸭子一样游泳。

想起来小时候和妈妈吵架(只是我单方面挨骂)那天才发现我是一个什么都说不出来的人,没办法和人辩解,所有的话都堵在嗓子里,好疼,憋的我声泪俱下,就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,觉得自己好没用啊

真的很难选啊,老师

La vida 

我们变成如今的样子